标王 热搜: NetDimensions  董事会多元化  瀚纳仕  人力资本管理软件  教练  人才管理  LinkedIn  绩效  人力资源软件  年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才市就业新闻 » 正文

农民工回流难解中西部“用工荒” 高级蓝领“一将难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日期:2015-04-09  阅读次数:187
编者按:  一边是不愿再当工漂,回流家乡意愿强烈的农民工,一边是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缩减招聘计划的企业。这个春天,农民工求职有点难。与此同时,当前用工市场结构性矛盾等老问题依旧突出,新生代农民工求稳定、求保障的需求遭遇企业经营困局,使今春求职难与招工难双难碰头现象较往年更为明显。农民工回流倒逼企业比拼软实力 受
    一边是不愿再当“工漂”,回流家乡意愿强烈的农民工,一边是受宏观经济形势影响缩减招聘计划的企业。这个春天,农民工求职“有点难”。

与此同时,当前用工市场结构性矛盾等老问题依旧突出,新生代农民工求稳定、求保障的需求遭遇企业经营困局,使今春求职难与招工难“双难碰头”现象较往年更为明显。

农民工回流倒逼企业比拼软实力

受沿海制造业企业加快转型升级、陕西本地招商引资力度加大、市场主体增多等因素影响,今春陕西农民工“回流”加速,外地企业对务工者吸引力进一步趋弱。

在苏州一家制造业企业工作1年后,20岁的陕西省蓝田县农民工王增光决定回西安求职。“我也知道这边的收入比沿海低一些,但综合考量,离家近可以照顾父母,气候饮食更加习惯,生活成本也低。”尽管还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但王增光已经决定不走了。

在西安,往年用工数量不菲的外地企业也大为减少。常年负责为江苏无锡电子消费品企业招聘员工的无锡市锦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孙天盈说,2013年公司还在陕西招了200多人,今年只招了不到100人,招聘计划基本完不成,外地企业招人一年比一年难。

“统计显示,从2013年至2015年,西安市被调查企业中,外地员工占比从41.5%下降到33.1%。”西安市职业介绍服务中心策划咨询部部长张战仓说,虽然每年被调查企业样本不同,绝对数字不可比,但从外地员工占比连续三年下降情况看,劳动力就近就地转移的趋势已非常明显。

截至2014年底,陕西累计登记注册各类市场主体174.5万户,注册资本2.83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9.87%和35.27%。市场主体的快速发育使劳动力出省务工意向进一步削弱。陕西省劳务交流指导中心主任付鲲鹏说,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末,在陕西省内就业的农村转移劳动力为393.6万人,占到总数的56%。西部地区作为劳动力“蓄水池”的功能愈加明显。

受此影响,陕西本地一些企业纷纷拿出更加优厚的福利待遇,以“软实力”比拼吸引更多从沿海归来、对工作舒适度、愉悦度要求更高的务工者。记者走访西安、咸阳多家企业了解到,周末双休、带薪休假、五险一金已成为不少企业“标配”。

加油员干满3个月升为加油班长,收银员半年后升为收银主管……陕西一家大型石油公司在招聘时承诺了清晰的晋升渠道。公司招聘专员程谦表示,作为服务类行业,加油站工作辛苦、流失率高、招人难留人更难。尽管公司的薪资待遇在业内并不算低,但要想招聘并留住多数年龄在20岁左右的年轻员工,必须要让他们看到光明的发展前景。

“求职难”加剧 零工市场趋热

当前,陕西用工市场结构性矛盾依旧突出。同时,企业用工量稳中有降、出现经营困难难以满足农民工日益增长的“求稳定、求舒适”需求,使今春“求职难”现象较往年更加凸显,更多务工者因无业可就转而投向零工市场。

首先,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一线普工和技术型工种“双短缺”,从季节性缺工转为常年缺工,低端制造业和传统服务业用工紧张呈现“常态化”,企业“招工难”现象依然普遍存在。

付鲲鹏说,西安80后、90后新生代农民工已占到总数的60%,工作枯燥、待遇偏低、发展前景不佳的流水线普工对其吸引力十分有限。与此同时,拥有一定技能的“高级蓝领”依旧“一将难求”。在西安市阎良区,8成受访制造业企业反映招收专业技能产业工人越来越难,企业之间挖工人现象普遍。

安康市劳动部门反映,当地输出的农村劳动力整体素质不高,由于缺乏必要的专业技能,大多只能从事装卸、搬运等粗重体力劳动,就业面较窄。而一些承接东部产业转移的企业,也因此难以招到合适的技术工人,用工满足度“不甚理想”。

同时,部分建筑业及制造业企业受宏观经济影响缩减招聘计划,岗位供给不足加剧“求职难”。付鲲鹏说,截至2014年第三季度,陕西员工人数50人以下和1000人以上的单位招聘人数同比减少54.9%和43.57%。“建筑业是吸纳就业大户,但经济形势对建筑业市场冲击很大。户县一家负责给房地产企业招工的劳务中介公司往年此时生意火爆,今年竟然没有接到一个招工单子,说明地产企业的招工意愿在萎缩。”

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近期的一项企业景气调查显示,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不减情况下,多数企业招工意愿不明显,多采取精简瘦身政策。部分企业随着新设备和工艺的引进,劳动生产率逐步提高,降低了普工招聘数量。

西安晟航数控机械有限公司生产主管马永安说,因就业市场不景气,老员工不敢辞职,公司今年节后离职人数较往年减少5成,企业也因此缩减招聘计划。“一留一减”减少了岗位供给,造成求职难更加凸显。

此外,新生代农民工要求涨薪、求稳定、求舒适、求保障的刚性需求遭遇企业经营困境,企业人力成本上升,涨薪、交社保更加力不从心。中国人民银行西安分行工作人员雷和平说,他们在调查中发现,多数企业反映当前工人对工资水平、生活配套、工作环境、自身发展等方面的要求越来越高,而企业因为实际情况往往难以满足,导致工人流失率非常高。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与往年多数企业都会在春节后调高薪资一至两成相比,今年许多企业“按兵不动”,不涨薪的明显增多。人社部门统计显示,陕西户县65%的企业今春不愿或无力调整工资。陕西华茂仪表有限公司招聘主管张丽说,“今年恐怕是最为困难的一年,原材料成本不断增加,客户又要求降价,员工喊着涨薪,经营难以为继。迫于压力,公司今年没有涨薪计划,咬着牙也只能给员工缴纳养老保险‘一金’。”

受此影响,西安市文艺路、车家堡等多个以打零工为主的街头劳务市场在多年遇冷后又重新趋于火爆,许多往年不愿打零工的新生代农民工也委身于此。“谁不想找长期稳定、交社保、有保障的工作,但这类企业不多,工资又不涨,那还不如打零工来钱划算。”宝鸡市陈仓区农民工杜拴平说。

企业和用工者有“三盼”

业内人士认为,企业“招工难”将加速陕西当地产业升级步伐,一些低端制造业和传统服务业或退出市场,“求职难”则将倒逼求职者主动接受培训、提升技能,有利于劳动者整体素质提升。在“双难碰头”背景下,企业和用工者普遍有“三盼”。

第一,企业期盼国家减轻税费负担,对企业和个人缴纳社保给予更多补贴。一些企业主表示,较高的税负和社保缴纳比例让企业“不堪重负”,建议国家能够推动结构性减税和普遍性降费,进一步减轻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负担。部分农民工也坦言,隔夜的“金子”终究不如到手的“铜元”,社保缴纳负担重降低了缴纳意愿。

第二,职业技能培训更加便利且有针对性,创造更多优惠条件鼓励农民工自主创业。陕西咸阳农民工高鸿说,现在政府对农民工的技能培训种类很多,但牵头部门也多,较为零散缺乏针对性。“青壮年劳力都进城务工了,一些培训还在村里进行,哪能招到人。”

高鸿希望,政府能整合培训资源,聚合在城市的务工者,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培训。同时加大对农民兴办专业合作社、开办家庭农场的扶持力度,让一些无法融入城市的农民工能在家门口致富。

第三,务工者期待企业用工更加规范,融入城市更加便利。采访中不少求职者都声称自己曾经遭遇被拖欠工资、不签订劳动合同情况,期待劳动监察部门能加大执法力度,创造更加规范的就业环境。

“推动产业升级和城镇化不是一句空话,要从根本上解决用工难问题,必须要把农民工稳定在城市成为产业工人,不要成为‘候鸟’。如果我们能够在城里落户,孩子上学、老人看病更方便,谁愿意到处奔波?”甘肃庆阳80后农民工王小明说。
 
 
[新闻搜索]  [加入收藏]  [告诉好友]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指南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京ICP备05004986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4923号
Powered by CH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