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王 热搜: NetDimensions  董事会多元化  瀚纳仕  人力资本管理软件  教练  人才管理  LinkedIn  绩效  人力资源软件  年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劳资新闻 » 正文

历峰集团利润暴跌51%:陷人事震荡 江诗丹顿大裁员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日期:2016-11-28  阅读次数:56
编者按:本报记者 倪雨晴 综合报道曾经繁荣的奢侈品行业在最近几个季度继续经历寒冬。经过多年的强劲增长,全球销售额预计将在今年略有下降。11月4日,位于瑞士的第二大奢侈品集团历峰集团(Richemont)发布财报显示,在截至今年9月30日的前6个月中,历峰集团利润额为5.4亿欧元,同比暴跌51%;销售额为50.9亿欧元,同比下降了12.6%

本报记者 倪雨晴 综合报道

曾经繁荣的奢侈品行业在最近几个季度继续经历寒冬。经过多年的强劲增长,全球销售额预计将在今年略有下降。

11月4日,位于瑞士的第二大奢侈品集团——历峰集团(Richemont)发布财报显示,在截至今年9月30日的前6个月中,历峰集团利润额为5.4亿欧元,同比暴跌51%;销售额为50.9亿欧元,同比下降了12.6%。

面对营收利润双双低迷的业绩,历峰集团董事长Johann Rupert准备重组集团高管的架构,并表示公司业务需要“紧缩”,因为腕表和珠宝营业额正在持续下滑。11月份,历峰集团开始对旗下的伯爵和江诗丹顿两大名表品牌进行大幅裁员。

回溯历史,瑞士制表业遇到的前一波危机是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彼时日本的电子表盛行,冲击了瑞士的传统制表工业。如今,欧洲的奢侈品牌都在挣扎,这一趋势在瑞士尤其明显,由于企业面临着剧烈的货币波动等原因,近几个月瑞士手表出口额与上年同期相比大幅下降。

人事多震荡

在公布2016年上半年财报的同时,历峰集团为了应对挑战也进行了集团高层的人事调整。

根据11月4日历峰集团发布的公告,Johann Rupert将继续担任集团执行总裁的职务,并且取消了CEO一职。现任CEO Richard Lepeu表示将从2017年3月31日起卸任,CFO Gary Saage也打算明年7月31日起退休。另外,还有几个董事会成员也将退休,有些仍保持顾问角色。

这一举动有效地加强了Johann Rupert对公司的控制。苏黎世Kepler Cheuvreux的分析师Jon Cox说道:“Rupert正在重新回到马鞍上,并且亲自上阵管理,同时在运营和品牌方面担任很多职责。”

公告还提到了其他高管职务的调整,Nicolas Bos将以Van Cleef & Arpels CEO的身份加入董事会,现任副财务总监的Burkhart Grund升任CFO,IWC现任CEO Georges Kern将出任制表、营销和电子商务部门主管,以及Montblanc现任CEO Jér?me Lambert将接任包括零售业务以及所有直营店的运营主管。而所有职务调整会在2017年9月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中由股东们进行表决。

在历峰集团的新管理结构下,各个品牌的负责人或公司将直接向董事会报告,在历峰集团看来,这将帮助公司更快速灵活地解决难题,同时增加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

事实上,业绩持续下滑的历峰集团从去年开始就频繁地发生人事变动。2015年7月,卡地亚国际零售总监PhilippeGaltié跳槽至蒂芙尼;同月,卡地亚高管Hélène Poulit-Duquesne加入了开云集团;去年年底,卡地亚首席执行官Stanislasde Querciz宣布离职。

除了高管层大换血外,去年历峰集团就已经预告2016年将进行裁员,以期救市。据彭博社报道,今年5月,首轮裁员拉开序幕,重灾区是卡地亚。最初历峰集团决定对旗下的卡地亚、伯爵和江诗丹顿三个名表品牌共裁减约350个职位。但是经过工会的谈判等调整,最终人数下调至100人左右,其中,70个职位的裁减将发生在卡地亚品牌内,余下的裁员名额会在伯爵以及江诗丹顿内,部分工人被安排提前退休。

半年后的11月15日,历峰集团与劳工组织员工开会表示将再度裁员,其中,伯爵和江诗丹顿将会进行大幅度裁员。而在前一天,历峰集团就被曝受困于旗下的腕表和珠宝业绩下滑,为进一步节省成本,将裁减200个至250个职位。

“从历峰集团今年大幅度裁员可以看出,他们也不指望腕表需求会在近两年内大幅度反弹,”Jon Cox对此表示,“他们正准备应对这一产业的新现实。”同为钟表制造商的斯沃琪集团(Swatch Group AG)迄今为止拒绝宣布裁员。其CEO Nick Hayek表示,低迷时期手艺高超的制表师一旦流失则很难回聘。

对于未来裁员计划,历峰集团表示,受困于集团业务短期内仍然难以大幅回升,因此今年将继续裁员,共计超过500个岗位,占瑞士员工总数的5.9%。

电子商务破局奢侈品寒冬?

惨淡的业绩是近期钟表品牌裁员的主因。根据瑞士钟表工业联合会最新发布的数据,瑞士钟表出口额连续16个月下滑,10月出口额为16.8亿瑞士法郎(17亿美元),同比下滑16.4%,达到了7年来最大月度跌幅。

在瑞士钟表的15个主要出口市场中,有13个市场的出口份额下滑。出口到香港的瑞士钟表在10月份下滑了21.5%;出口到美国、日本和意大利的瑞士钟表则分别下滑了16.5%、14%和11.5%;但是,由于英镑贬值,出口到英国的瑞士钟表在10月上涨了9%;出口到中国市场的瑞士钟表在10月的增幅为2.8%。

而制表业的低迷也直接影响了历峰集团的半年报成绩单。上半年公司实行了存货回购策略,以2.49亿欧元的价格回收了卡地亚滞销亚洲地区的奢侈腕表,其中还包括香港零售商的腕表。这虽然可以减少经销商的库存压力,避免库存货低价出清时打坏市场行情,但同时造成历峰集团今年上半年业绩大幅下滑,集团旗下很多高端品牌都推出了中等价位的腕表,并且进军女士腕表市场。

行业的迟缓以及业绩的疲软成为裁员和高层组织架构调整的一大因素,此前历峰集团遇到危机时,Johann Rupert 也对公司管理模式进行过改革, 而此次变动的重点是强化集团应对市场变动的能力,尤其是未来发展数字营销与电子商务领域。

事实上,在线上业务方面,历峰集团已经有所尝试,Yoox Net-a-Porter由历峰集团旗下电商Net-a-Porter与奢侈品电商Yoox合并而成,历峰集团掌控其50%股权。截至今年9月底的三季度,YNAP SpA集团总收入达4.4亿欧元,同比增长11.7%。其中,亚太市场增速最为明显,增长幅度高达33.9%。

值得注意的是,普拉达、圣罗兰、葆蝶家、巴黎世家、阿玛尼、华伦天奴等品牌都对YNAP SpA集团进行授权销售。

在2015年,Johann Rupert曾对媒体表示:“我们需要为奢侈品行业建立一个足够大的中立平台。我们希望可以为欧洲的设计提供一个平台。”并且号召LVMH集团和开云集团投资,共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电商平台,当时他计划在现有基础上增资2亿欧元,希望将电商服务供应商和各自为战的品牌联合起来。

此外,卡地亚和IWC万国都已经在中国正式开通微信电商平台,欲在社交网络上打通在线销售。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奢侈品牌电商元年已经开启。Bernstein Research(伯恩斯坦研究公司)的高级分析师Mario Ortelli 预测,在未来5到10年内,电商渠道将占据奢侈品营业额总数的15%以上,这主要受益于新兴市场的推动。

      可以看到,近两年奢侈品牌正在逐步走向线上。财富品质研究院的《2016中国奢侈品报告》中提到,2017年奢侈品牌将全面拥抱互联网,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将成为奢侈品互联网化的主体,而奢侈品官网将因为流量限制成为摆设。另一方面,奢侈品集团将逐步加强对品牌以及全球各区域市场的直接管理,区域和国家管理中心将转变为业务中心,更年轻的拥有数字化思维的管理者将更多进入奢侈品集团管理层面,并直接促进奢侈品牌数字化进程。
 
 
[新闻搜索]  [加入收藏]  [告诉好友]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投稿指南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3849号

京ICP证161055号

京ICP备05004986号

Powered by CHRM